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地方发布 > 地理环境 >

水文工作人员的日夜坚守 才有那一份岁月静好

2017-08-03 10:42 | 今日发布 |
我要分享

水文工作人员的日夜坚守 才有那一份岁月静好

水文工作人员的日夜坚守 才有那一份岁月静好

水文工作人员的日夜坚守 才有那一份岁月静好

  目前河北正值“七下八上”主汛期,也是防汛的关键期。分布在全省重点河流边的135个水文站24小时监测着河流的水位、流量,数据直达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乃至国家防总,每一个数据都关系到下游的调度与城市的安危,为决策提供依据。8月1日,记者来到位于邯郸磁县山区漳河边的观台水文站,这里距下游的大型水库岳城水库仅10公里。这一带也是去年“7·19”洪灾的核心区。亲眼目睹水文数据的测量过程,考验的不仅是技术,更有体力、责任心甚至临危不惧的全方位能力。

  “下雨别人往屋里跑,我们往外跑”

  漳河上游来水 一宿没合眼

  8月1日2时,断面流量277立方米/秒;8时,263立方米/秒;11时,260立方米/秒。这是8月1日凌晨至中午观台水文站测量并上报防汛部门的数据。“这两天水位相对平稳,上报的次数不多,如果遇到下雨或是上游来水,水位不断变化,就要不间断地进行测量,根本顾不上吃饭、睡觉。7月27日漳河上游要来水,晚上一宿没合眼。”观台水文站站长李志伟介绍说。

  李志伟说,自今年6月1日入汛以来,由于上游山西没有往下游放水,漳河几乎是干涸的,仅靠当地降水产生径流,流量仅6立方米/秒。7月27日接到通知,因山西境内出现强降雨,要向下游放水,进入我省境内,首先要经过邯郸涉县境内的两个水文站,然后到达观台水文站,再注入岳城水库。观台水文站作为河水入库前的最后一个水文站,其对河水流量的监测直接关系到水库入水量的数据及水库存蓄水调控的决策,“7月27日晚上,我们站的5个人全都没睡觉,不间断地监测流量,从7月28日开始大家都没好好吃顿饭。7月30日21时,最大流量一度达到320立方米/秒。”

  这次上游来水只能算是他们工作中的一个小插曲。在去年“7·19”洪灾中,断面流量曾达到过6150立方米/秒,水位达到156.39米,当时李志伟和他的队友更是几天几夜没合眼,在暴雨中坚守。就连泡一碗方便面充饥的时间都没有,实在饿得不行了就直接拿块方便面啃。“下雨了,别人都是往屋里跑,我们是往外跑。”18年来已经习惯了这种工作状态的李志伟笑着说。

  还有更危险的时候,在去年“7·19”洪灾中,水文工作人员在上游一座桥上对桥下的河水流速进行监测,当时水已没过桥洞,一个很重的大油桶漂过来,猛烈地撞击着桥体,此时桥已开始摇晃,但水文工作人员仍要冒险继续做完监测。

  设备再先进 也离不开人工测流

  测水深、流速 是技术活儿也是体力活儿

  260立方米/秒,在人们看来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背后却是一个集技术、体力等各种能力为一体的复杂过程,记者进行了亲身体验。

  在现代科学技术相对发达的今天,先进的监测设备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在水文站的监控室,一套遥控雷达波测流装备时刻监测着河流断面的水深、流速,并自动计算出流量。由于河底近似一个“U”型,且不规则,100多米宽的河流断面被平均分成15个点位,每个点位都对应一个水深数据。每个点位的河水流速不同,需要由一个叫“铅鱼”的装置下到河水中进行测流,“铅鱼”上安装有流速仪。数据通过雷达装置自动传回到监控室的电脑屏幕上。

  但是,设备再先进,人工测流依然必不可少。在漳河岸边有一艘专门用于人工测量水深、流速的测流船。不管白天还是深夜,不管疾风骤雨还是风平浪静,工作人员都要上船进行人工实测。每个工作人员在船上各司其职,有条不紊,首先,有人通过缆绳固定船位,这需要很大的力气。有人负责测水深,在湍急的河流中,要将测深杆垂直下到河水中;有人负责测流速,将“铅鱼”沉到水中,“铅鱼”上的流速仪在水流带动下飞转;有人还要用玻璃瓶取河水留样,进行后期河水含沙量的检测。从河岸这边到河岸那头,一共有15个点位,每个点位都要重复同样的动作和监测流程,完整一遍做下来大约需要一个小时。再把数据与自动监测设备监测的数据进行对比,最终得出最准确的流量数据,并进行上报。

  “河水中会有水草或者漂浮物,如果缠到铅鱼上,势必会影响到流速数据的准确,人工就可以有效避免,发现有水草缠绕,及时进行处理后再测,保证数据的准确和精度。”水文站工作人员刘冬冬介绍说。在去年的“7·19”洪灾中,雷达波测流仪及缆道被迅猛的洪水冲毁,自动监测设备不能使用,水位太高没过了缆绳,船只也无法使用,最终只能靠原始的浮标测流法进行监测。“当时水中漂浮物太多,浮标放到水里根本就看不到了,后来水中漂过来一个大油桶,我们就用油桶临时做浮标,通过计算浮标从这个断面到下个断面的时间,得出流速。”讲起水文工作中的各种突发状况,每个人都是如数家珍。

  4个月的汛期回不了几次家

  暑假从来没有陪过孩子

  38岁的李志伟从河北工程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观台水文站从事水文监测工作,每年从6月1日入汛到9月底出汛,在这4个月的时间里,对他来说每时每刻都处于战斗状态,更不用说抽出时间回家了。聊天中记者得知,李志伟最近一次回家还是10天前去邯郸市开会,回来时顺路到磁县县城家中坐了坐,但很快就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到位于磁县都党乡冶子村山沟里的观台水文站。“每年孩子放暑假,别人家的父母都会陪孩子出去玩玩儿,但是,暑期正是我们工作最忙的时候,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陪孩子过过暑假。”说话间,李志伟的脸上显出一丝对家人的愧疚。

  32岁的刘冬冬家在邯郸市,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爸爸。“去年8月17日老二出生,当时洪灾过后将近一个月,站上工作特别忙,媳妇生孩子的时候我都没在跟前。”长年的户外水文监测工作让刘冬冬又黑又壮,根本不像是人们印象中文质彬彬的技术人员。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